极速赛车开奖走势图|极速赛车开奖直播
歡迎您訪問:中國民主建國會遼寧省委員會  |  遼寧民建 關于我們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聯系民建
媒體聚焦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聚焦

《問答神州》:吳小莉專訪成思危

作者:  信息來源:民建中央  發布時間:2015-07-13

    

    2009年10月23日,十年磨一劍的中國創業板終于在深圳開板。10月30日,隨著首批28家創業板企業的登陸,各大股東“一夜暴富”的傳奇故事立即成為媒體和公眾津津樂道的話題。上市當天,“星光熠熠”的華誼兄弟電影公司表現最為耀眼,位列前三甲的明星股東馮小剛、張紀中和黃曉明身價大漲,單憑手中持有的股票,就已經成功晉身到了億萬富豪俱樂部。


  按照2009年10月31日的收盤價計算,在首批上市的28家創業板公司當中總共誕生了98位億萬元富翁,其中有13位個人股東身價甚至超過了10億元人民幣。


  成思危:有人說創業板是造富板,我覺得這話要看怎么說,如果他真的是依靠科技,對國家起了很大的作用,我覺得在實現他社會價值的同時,這些科技的發明人,這些創新人,得到了他的高額的回報,這我覺得也是合理的,對不對,如果是為了圈錢,虛假信息,去撈了錢造富,那這個我們是絕對反對的。


  然而,在眾多投資者的熱捧和期待之下,創業板企業的后續升值潛力卻隨即遭到了質疑。2010年8月25日,97家創業板企業公布了第一年的年中公報,數據顯示:這些企業的平均凈利潤同比增幅只達到了大約26%,落后于中小板甚至主板之后,令許多投資者感到不滿。


  吳小莉:但現在看起來,很多的這個(創業辦企業)在上市的時候,亮麗的成績業績,回歸到基本面以后,發覺好像沒有這么漂亮,有人開始覺得說,是不是在為了上市的時候,包裝得過于美麗,使得這個神秘面紗揭開之后,就造成了這種落差。


  成思危:創業板的問題,就是由于炒得比較熱,所以對創業板上市的時候,這個估價都估得高,這個實際是很危險的,因為你上市估計過高,實際上就給投資人的期望過高,而實際上一些高新企業在即使上市開始兩年內,它也不一定有盈利,因為它需要大量的資金去投入去擴大生產,它不一定有盈利,所以這樣投資人可能會覺得反過來會覺得失望,第二個問題,就是由于我們當時設想的創業板,是中小企業板成長到一定程度,就變成創業板,但是現在我們變成創業板和中小企業板是分設的,這在世界各國都沒有先例,而這個分設是有它制度上的原因,因為深交所現在是沒有,所有主板的增量都到上交所了,所以深交所的增量,就靠中小企業板,所以它不愿意放掉這塊增量,所以現在變成兩個板并存,實際你要想想這兩個板之間的條件,有些是重迭的,在一定程度上,它對我們培植真正的創業板并不利,而且有一些不合條件的容易混進來的,實際上創業板本身,它是一個動態的,就是在納斯達克也是這樣的,有的上升得很好,有的就難以生存,因為納斯達克明確規定退市,你的股價在1塊美元以下,一個月就走人退市。


  吳小莉:但是現在中國的退市機制還沒有出現。


  成思危:對,現在問題就在這,我們通常講優勝劣不汰,那這樣的話我們中國主板也是這樣,中國主板上市公司數已經相當大了,但是利益在那,誰都不肯退,對不對,企業不肯退,地方政府也不肯退,即使這個企業已經不行了,還要想辦法……


  吳小莉:救活它。


  成思危:重組救它,對不對。


  吳小莉:那是不是未來的創業板,也應該盡快地建設退市機制,而且有人建議應該是直接的退市機制,而不是一個退市警示的這樣一個階段。


  成思危:對于是不是直接、還是警示我覺得這倒可以研究。我覺得警示也沒有壞處,提醒它一下,對不對。另外投資者心里也有數,這個企業已經被警示了,不要再相信再跟風去炒它,但是退市機制是必須要有的,如果是優勝劣不汰老是這樣弄的話,優的也會被拽下來,你看主板就很明顯,在牛市的時候,被炒的往往是最差的企業,因為最差企業它股價低它容易炒上去,好的企業股價已經高,坐莊可以坐上去,所以你讓這些差的企業留在那里,實際上是一個定時炸彈,制造泡沫的定時炸彈。


  2010年11月1日,第一批創業板上市公司將迎來首次原始股的解禁。而根據媒體統計,從創業板開板到2010年9月,已經有28名創業板的企業的高管持股辭職。按照9月14日的收盤價計算,這些高管的總持股市值達到16億元人民幣。僅股權紅利就將比年薪高出數百倍。


  吳小莉:上市之后有人在15天之后就離職了,有人覺得說是為了要規避,就是拿到了股權之后的鎖權期,如果離職的話,可以提早,半年內我就可以賣掉50%,能夠獲利了結,所以出現了這種辭職潮,你又這么看?


  成思危:這個我覺得要從兩方面來看了,一個就是要從這些高管本身的道德品質,另外一個方面就是高管最了解企業的底細,就可能這個企業有問題,因為如果這個企業發展得很好,他干嘛要離職對不對,他將來的收益可能比現在還高。


  吳小莉:擔不擔心11月1號這個創業板的上市公司,它的股權到期了,可以開始解禁以后,會影響到創業板的整個很大的波動。


  成思危:這個會的,但是我們還是要相信大浪淘沙,對不對,只有通過市場浪潮的沖洗,才能夠真正看出來,哪些企業是真正的創新型企業,真正的有發展。


  吳小莉:其實你就覺得,在這個過程當中,只要能夠扶持到真的需要的,而且它有成功,它成為明日之星就是成功的。


  成思危:對,就是。


  2010年9月,成思危在“全球經濟大勢與中國資本市場高峰論壇”上表示:目前中國股市正處于“大熊已過,小熊猶在”的狀況,他說,如果下半年中國經濟過渡順利,預計2011年上半年中國股市將走出熊市。


  成思危:股市本身就是我說的,它總是波浪式的前進,螺旋式的上升,股市如果沒有波動就不叫股市,對不對,所以沒有關系,這個有影響,但是從長遠來看股市它總是不斷地往上走,這個黑色星期一的時候,1987年,我正好在美國,那天像世界末日一樣,有的人跳樓了,有的人自殺了,還有的人開槍把他股票經濟人打死了,可是那時候道瓊斯指數還不到3000點,曾幾何時過了十多年以后,道瓊斯指數沖破了萬點,所以股市本身它總是,就是我說波浪式的前進,螺旋式的上升,所以創業板我就剛才說了,兩歲不要對它苛求,問題要認真地解決,要認真地完善,但是從長遠看來,它還是往上走的,這就是我作為一個審慎的客觀主義者的觀點。


  吳小莉:這里有一個問題,問到您個人的。他說您有很多的身份,比如說普通的公民,著名報人的兒子,經濟學者,國家領導人,你喜歡哪個身份。


  成思危:當然喜歡學者的身份,當然首先是公民,這是肯定的,是中國公民,這是肯定的。那從身份來說我喜歡學者身份,所以即使我在在位的時候,我參加學術會議,我都希望大家叫我教授,不要叫副委員長,所以我在國外演講我都說,我說這個政治家總是不斷上臺下臺的,只有學者教授他可以更長得多,所以我比較喜歡別人叫我教授。


  2007年1月,成思危曾經作為節目開播的第一期嘉賓做客《問答神州》。


  那一次,他眼含熱淚講起了父親,中國著名報人成舍我,也講到了自己16歲那年,瞞著家里,從香港返回內地,從此與家人一別二十年的往事。


  如今,已經卸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以及民建中央主席的成思危仍然精力充沛地活躍在中國的經濟領域,他以學者的視角和身份率性建言,對中國的經濟發展產生著特有的影響和推動。


  2010年11月5日,由成思危擔任名譽會長的中國國際跨國公司促進會將召開第四屆中外跨國公司CEO圓桌會議,來自諾基亞、杜邦、戴爾以及中鋼,中鋁、中石油等六十多家國內外的跨國企業高管將一同就中國經濟熱點問題展開對話,首日的議程便是“引進來”與“走出去”發展論壇。


  成思危告訴我,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之后,他兼任了這個跨國公司促進會的名譽會長,至今已經有近十年時間。


  成思危:十年前我和一些專家做過一個研究,出了一本書,就叫《中國對外投資的戰略與管理》,當時我們就是考慮到,中國企業走出去這是必然的,因為你不可能只是引進外資,而我們中國也應該逐步地發展培養自己的跨國公司去走出去,但是據我的了解2006年以前,我們總共,當時總共外國企業投資到中國,就是FDItoChina大概是8000億,而中國企業走出去對外投資,FDIfromChina,才剛剛不到1000億,而且1000億里很有意思的,第一位是加拿大,第二位是開曼群島,你可以了解開曼群島本身既沒有工業,又沒有什么商業,都進行BVI公司了。就是為了注冊方便,那部分實際上是叫做出口轉內銷,或者叫假洋鬼子。所以真正我們那時候,2006年走出去的,我認為是少于1000億。


  然而,在走出去的前行道路上,中國企業卻曾經屢經挫折。2005年6月23日,中海油曾宣布以185億美元收購美國老牌石油企業優尼科石油公司。然而,這場當時中國企業規模最大、投資最多的海外收購案很快在美國政壇引起了前所未有的強烈反對。有美國國會議員致信當時的布什總統,要求考量國家安全,對中海油進行徹底調查。而美國國會為了阻止這次收購,甚至不惜修改能源法案。8月2日,中海油最終宣布撤出競購。2009年6月,在政治阻力以及力拓股東的一片反對聲中,中鋁收購力拓的計劃也最終流產,引起了業界的反思。


  成思危:要想走出去最重要首先一個要知己知彼,我們很多企業不了解國外的法律環境,所以這樣走出去是以我們自己的這樣的主觀想象,去對外投資,這肯定是要出問題的,這是一方面,第二方面就從國外來看,對我們的企業,特別是國企,還是有一些偏見的,有些人就認為你國企是共產黨的,那你國企收購我們的企業,就是共產黨收購我們的企業,包括我在澳大利亞在美國都遇到有些人有這樣的偏見,其實我覺得用外國人的話來說,生意歸生意,business是business,對不對。但是我覺得總的來說,走出去是必然的。而且我們只能在游泳中學會游泳,不可能在那坐而論道的走出去。


  2010年3月28日,在后金融危機的大背景下,吉利汽車與美國福特汽車公司簽署最終協議,獲得了沃爾沃轎車的全部股權以及資產。9月,有境外媒體報道:吉利集團將可能在上海、成都以及大慶建三家沃爾沃工廠,邁出沃爾沃品牌中國化的第一步。


  吳小莉:吉利收購沃爾沃,當然(沃爾沃)它這個品牌在歐美市場也是非常地著名,像您剛才提到,也有歐美的市場,但是也有文化上差異的問題要解決,你覺得這樣的一個收購,對于中國汽車產業會帶來什么的意義和影響?


  成思危:我個人是比較贊成這種收購的,第一它收購的是戰略伙伴,不是汽車行業去收購房地產,第二它確實能得到沃爾沃比較先進的技術。現在我們在歐美市場的車的競爭力,主要是靠低價格,這是不行的,而沃爾沃在安全上應該說是名聲信譽是非常好的。這樣對提高吉利其他系列汽車產品的質量和信譽也有幫助。


  吳小莉:吉利收購沃爾沃,對于中國的汽車產業來說,是一件非常大的一個事情,那在這個階段要站得住是很關鍵的,給吉利什么樣的建議。


  成思危:我個人認為,我們一般這種收購,不應該派很多管理人員去,因為很多管理人員你不了解當地的情況,你也不會說當地的語言,那你跟工人溝通就很困難。這個也可以有個例子,聯想在開始收購了IBM個人電腦的業務以后,曾經有一段虧損得很厲害,這個我專門問了柳傳志,他最后也不得不重批戰袍,再次來掌帥,當然去年我碰見他,他說已經開始扭虧為盈了。


  吳小莉:我不知道您有沒有跟柳傳志總裁談到過說,他扭虧為盈的關鍵點是在哪里?


  成思危:還是在領導班子,就用我們中國話來說的,是在領導班子,管理層一定要有統一的目標,對公司的對企業發展的戰略一定要一致,否則的話,這個1加1就少于2。


  根據中國商務部的統計,截止2009年底,中國已經躍升為全球第五大對外投資國。而2010年10月,來自世界知名的金融控股公司:摩根大通的數據顯示:2010年前9個月,中國企業的海外并購額已經達到了740億美元,位列美國之后居全球第二。


  吳小莉:目前來說,因為在金融海嘯之后,很多的重組跟洗牌,您覺得現在中國的企業在走出去的時候,是不是一個比較好的機會,還是覺得其實現在是更要謹慎小心的時候。


  成思危:一個方面看是好機會,為什么是好機會呢,資產價值大量下跌,應該說現在做并購,是和幾年前相比,那成本要低了,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正因為這樣的情況,有些企業它可能隱形的債務你不了解,另外甚至有一些虛假的信息你不了解,所以我當時就說,我說走出去是應該有明確的目標的,絕對不能抱著為了揀便宜,抄底這種思想,如果這樣的話那風險是很大的。


  成思危:他能夠把顧客的安全健康


  吳小莉:放在第一位。


  成思危:放他的第一位,放在他成本損失之上。


  有人說:最近100年來,中國經濟發展最為活躍的時期,恰恰是民營資本最繁榮的時期,也中國經濟效率最高的時期。而縱觀全球,經濟最發達的國家,往往也是民營資本占據主導的國家。


  2010年5月和7月,中國國務院相繼出臺了鼓勵和引導民間投資的“新36條意見”,讓早已等候多時的民營資本雀躍不已。昔日被國企壟斷的公路、水運、航空、水電、電信以及礦產等諸多領域紛紛向民營資本敞開了投融大門。有境外評論認為:在政策的鼓勵之下,民營資本無疑將成為拉動未來中國經濟增長的新引擎。


  成思危告訴我,隨著民營資本的發展。近年來,赴美上市已經越來越多的成為了中國民營企業解決資金問題的融資通道。此次的跨國公司CEO圓桌會議中,他們將舉辦“中國民營企業赴美上市融資論壇”,幫助民營企業深入了解美國資本市場。


  吳小莉:在談到民營企業的走出去的部分,就上市融資的部分,我們這次的圓桌會議當中,也有特別選了30到50家的民營企業,進行美國上市的一些研討會。


  成思危:對,因為民營企業在海外上市這幾年,已經是不斷地有人去吃這個螃蟹了,這個我認為是融資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手段,另外也有利于我們這些企業國際化,因為它就是在國際上市,受到國際有關的監管,它才能夠更嚴格它自己的財務,管理,它的公司治理等等,那么現在來看,民營企業確實有這個要求,包括海外上市融資的要求,因為它們要發展要資金,但是很多人他不大了解怎么去做,所以我們想提供這樣一個平臺一個機會,讓他們了解應該怎么去做。


  吳小莉:我也很好奇,為什么是選擇美國上市,當然美國是一個最大的資本市場了,到美國上市是一個很高的指標,這是一個很大的不同,但是其實在美國上市,它的金融市場其實比較成熟,它對于中國民營企業的發展,或者是走出去的戰略,它本身具有什么樣的一個戰略的意義。


  成思危:我覺得我們說在美國上市,實際上是它首先帶有一個更加大的一個宣傳的意義,因為美國資本市場是世界最大的,而且它既有紐交所也有納斯達克,所以它是一個多層次的一個資本市場,那么另外一點,美國這幾年由于資金市場也出了一些問題,包括安然,世通等等出問題,那么所以美國也加強了對資本市場的管理,應該說美國在資本市場管理上,我認為是相當規范的,比它對金融衍生品市場根本放手不管要好得多。所以我們的企業到美國上市,也是經受一次考驗。


  吳小莉:我能理解,因為其實所有這些東西都是美國人設計出來的,所以學會一次系統怎么樣走,就知道到底國際市場是怎么玩資本市場的。


  成思危:對。


  成思危告訴我,在這一次的圓桌會議中,他還將再次地召開食品藥品安全責任論壇,倡導在中國建立“食品藥品國際安全與采購中心”。


  吳小莉:這個采購中心我們非常地好奇,未來希望它怎么運作。


  成思危:這個坦率地說,我們只是一個建議,因為真正要做這件事還是要政府部門去做,我們自己也不可能制訂有關的規章,也不可能有這樣的經費來成立這樣一個中心,其實我的另一個建議,就是要提高全民對食品和藥品安全的認識,我去年在巴黎一個朋友請我吃飯,到一個日本餐館吃飯,當時點了壽司。他對我的這個胃口估計過高,這個壽司點了以后已經吃不下了,那么按照中國的習慣打包吧,對不對,就叫服務員打包,服務員說不許打包,哎我說奇怪,我們國內打包你為什么你不許打包,找你們經理來,經理來了,經理說我得對你負責,這種壽司的東西,很快如果你不吃要變壞了,我說回去放冰箱也不行,沒有保證,那我吃不下怎么辦,經理說這樣我不算你的錢,我們處理掉,這盤壽司當你沒吃,但是你絕對不能拿走。你看人家就有這樣一個意識。其實照我們來說,你把它打包拿走了,吃壞了是你自己的事。


  吳小莉:他覺得從他這里出品,他必須要為你的安全負責任。


  成思危:當然這他成本是他成本的損失,但是他能夠把顧客的安全健康……


  吳小莉:放在第一位。


  成思危:放在他的第一位。放在他成本損失之上,有這樣一個概念,這是非常重要的。


  吳小莉:您覺得在我們的促進會,可以為食品藥品(安全)做些什么?


  成思危:我覺得促進會能做的就是兩條,一條就是形成輿論,就是我剛才講的,要讓全社會,特別是讓我們的企業,重視食品藥品的安全,重視對人負責,對顧客負責,另外一條就是提出具體建議給政府參考,讓人大在立法過程中,政府在管理過程中,能夠更加地重視這個問題。


  如今,雖已卸任國家領導人,但是成思危的日程仍然安排的滿滿當當。就在與我問答之后的第二天,他將飛赴日本,在五所大學間就綠色經濟,新能源、后金融危機以及中國的金融改革等問題進行講座。


  記得上一次問答時,成思危曾告訴我了一個影響他一生的座右銘,讓我至今難忘。如今,在我看來,已經年過七旬的他仍然在用著自己的人生和熱情實踐著這句話,也實踐著父親在他的名字當中所賦予的深意:慷慨陳詞,豈能皆如人意,“居安思危”,但求無愧我心。


  (本文發表于2010年10月31日鳳凰網。)


責任編輯:呂玲
极速赛车开奖走势图 3d开组选多少奖金 篮球即时比分 万喜堂娱乐 新畺时时彩三星和值 美娱娱乐官方 幸运28开好技巧 极速赛车pk10精准计划 澳洲5分开奖结果 看牌抢庄牛牛app 三个骰子赌4-17的技巧